尽管我国植保无人机发展迅速

尽管我国植保无人机发展迅速,但并非是发展最早、体系最成熟的国家。那么放眼全球,植保无人机的发展情况如何呢?今天宇辰网为大家梳理一下世界各国无人机植保市场的发展情况,主要有日本、美国...

尽管我国植保无人机发展迅速,但并非是发展最早、体系最成熟的国家。那么放眼全球,植保无人机的发展情况如何呢?

今天宇辰网为大家梳理一下世界各国无人机植保市场的发展情况,主要有日本、美国、澳大利亚、韩国、俄罗斯等国家。由于国情不一、政策不一,植保无人机的发展也表现出巨大的差异性。

日本雅马哈植保无人机/图 来源网络

日本:政府推动、雅马哈一家独大

尽管我国植保无人机发展迅速。日本粮食作物以水稻为主,不同于旱地,稻田特殊的环境使得地面装备行走困难,加之地形结构原因,无人机在日本占尽了优势。

不过日本成为植保无人机发展最早、也最成熟的国家之一,有很大因素在于政府的推动。

日本植保无人机的研制工作始于上世纪80年代。1983年雅马哈接到来自日本农林水产省提出的发明单旋翼无人直升机的要求。经过4年研究探索,载荷为20千克的无人直升机R-50问世。据雅马哈方面描述,尽管当时全球其他国家也在研究类似产品,但R-50是第一款投入农业喷洒实践的无人直升机。

到了1991年,日本农林水产省出台政策,推广植保无人机在稻田中的应用,植保无人机在日本迎来了有利的大环境,大量植保无人机企业诞生。

虽然竞争加剧,但雅马哈凭借着过硬的技术实例,始终处于行业霸主地位。雅马哈走的是无人直升机路线,相较于多旋翼机型,其风场更加稳定、向下风场大,导致药物穿透力更强。据称,在植保作业中最关键的喷嘴、药剂等体系上,雅马哈是全球最好的,且其与日本农林水产省合作的信息平台,为无人机作业指导提供了很大便利。

雅马哈无人机的主要用户包括,市政当局、日本全国农业合作协会联盟、植保组织、农业合作社和农户个人。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在日本雅马哈植保无人机使用量超过为2500架,由雅马哈无人机进行喷洒作业的稻田约占当地全部稻田的35%至40%。

据田联网报道,日本的植保有点类似于我们的统防统治协会,或者是农委、政府组织的一些农机协会,在一个区域内,一定时间内集中喷洒,效率又高,成本又低。而且,在日本农民购买无人机可以享受补贴。

除了本土,雅马哈无人机还销往美国、韩国、澳大利亚等地。雅马哈Rmax型号是首款获得美国当局许可在美国作业的农用无人机,2016年5月,雅马哈美国分公司宣布RMAX首次在美国农业的喷洒服务中使用。

美国:监管放宽、无人机稳步发展

美国农用航空业发展相对成熟、农用航空技术应用广泛。据2014年的统计数据,全国农用飞机4000多架,年处理40%的耕地面积。

尽管有人驾驶飞机航空作业发展的如火如荼,出于法规限制,农用无人机在美国发展的并不容易。2007年,FAA下令禁止无人机用于商业用途,后随着商用无人机需求量的增多,政策逐渐放开。不过2016年之前,无人机用于商业用途还是需要获得FAA的豁免。好在FAA执行的“一事一议”无人机商业运行豁免程序中,申请人只要能够提交所使用无人机的性能参数和使用限制,证明安全性等同甚至超过载人航空器,基本都能获得豁免。

据FAA2016年中旬公布的数据,5551个取得商用无人机豁免许可的申请单位中,有888个业务涉及农业。

到了2016年8月,针对25千克以下的小型无人机法案落地,适当放宽了对25千克以下无人机的监管,只要能满足无人机25千克以下、视距内运行、驾驶员通过测试等条件,无人机就能合法上天。无法满足要求的无人机作业,仍然需要取得FAA的豁免许可。总体来说,相比于旧的管理条例,2016年新规落地后,美国农用无人机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不同于我国农用无人机企业大举投身飞防服务,笔者查找美国本土农用无人机企业时发现,目前美国媒体曝光度较高的企业很多都是做遥感测绘服务,包括PrecisionHawk、Agribotix、DroneDeploy等等。

现在农业遥感技术已经可以用于农业用地资源管理、农作物估产、土壤关键属性调查、土壤侵蚀退化调查、农业灾害监测、农业保险定损、精准农业服务等。比如在精准农业中,无人机采集的数据可以用于生成精准农业NDVI指数图,从而分析出植被生长状态、植被覆盖程度信息。根据任务难易程度不同,服务价格大约在每月5美元至每月350美元之间。目前在美国,农用无人机遥感测绘应用最多的五个州分别是北达科他州、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爱荷华州和南达科他州。

澳大利亚:农业现代化强国、重视精准农业

澳大利亚地广人稀,拥有丰富的耕地和草地资源。2013年统计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人均天然草场近20hm²、人均耕地超过2hm²,分别约是中国的4倍和23倍。

作为农牧业高度发达的国家,澳大利亚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实现了农业机械化,更是早在1947年,已经开始首次将飞机用于农业喷撒。最先投入使用的农用飞机是DH82 Tiger Moths,原本作为教练机使用,经过改造效力于农业。

到了上世纪60年代,农业专用飞机出现,DH82 Tiger Moths从此被淘汰,澳大利亚农用航空走上正规化、专业化之路。据澳大利亚农业航空协会2013年年初公布的数据,澳大利亚农业航空直接从业者在2000人左右,另有兼职从业者2000人。

在无人机的使用上,澳大利亚近来有放宽监管的趋势。2016年,澳大利亚民航局修改了原来相对比较严苛的商用无人机规定,从9月29日开始,无人机重量少于2公斤的商业无人机操作者只需要无人机操作员证书(ReOC)并通知民航局。操作超过2公斤重的无人机则需要遥控飞手执照 (RPL)和ReOC。在属于自己的领域中操作重量在2到25公斤之间的无人机机不需要ReOC也不需要RePL。已获得RePL的用户,可以在自己的领域中操作中型无人机(25到150公斤),无需ReOC。

而此前,CASA是根据不同类型的无人机颁发操作者证书,具体颁发哪种证书取决于飞机的类型,例如多旋翼、固定翼、直升机,现在这个过程已经简化。

在农业领域,当地关于无人机报道大多是围绕精准农业展开。澳大利亚是一个注重发展精准农业的国家,将无人机在农业遥感和精准农业方面已经得到认可和应用。据悉,澳大利亚全国有30%的农业用地实现了从耕种、播种到施药、灌溉等全过程的精准精准农业作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随着精准农业的进一步推进,澳大利亚无人机在精准农业领域还有很大的潜在市场。

韩国:市场相对开放、植保无人机前景看好

在亚洲,韩国是继日本之后,率先实现农业机械化的国家,于上世纪六、七年代开始了农业机械化进程。同时,韩国也是农用无人机发展较早的国家,对植保无人机的接受程度较高。

韩国是一个多山国家,耕地资源相对紧缺,据大田农社报道,韩国现有农民约420万,占总人口的9%,农业用地面积约为169.8万公顷,占韩国国土面积的17%,其中三分之二的耕地为水田,主要是种植水稻。

相比于进入美国市场的艰难,2005年雅马哈就将无人机销往到了韩国,到了2016年年末,有数据显示称,全韩共有600台雅马哈进行植保作业。最近一两年来,我国也不断有农用无人机企业进驻韩国市场。据悉,韩国全国农用无人直升机80%归于各地方的农协会所有,其余的则是营农组合法人或个人接受政府援助购置。

在民用无人机的使用上,韩国规定:商用无人机需要注册,且无人机如果重量超过12千克,从事商业活动还需要有关部门获得许可。个人娱乐用无人机不超过12千克,没有申告和资格限制。但是任何无人机都需要满足,飞行高度不超过150米,只能在白天和天气适宜的情况下飞行,远离人口密集区、机场、军地基地等禁飞区。

相比于其他国家对于无人机谨慎的态度,近年来韩国对于民用无人机发展是相对支持的。2013年韩国土交通部表示将投资1995亿韩元重点推进民用无人驾驶飞机的研发工作。2016年,韩媒报道称,韩国政府提出推动商用无人机在货物运输、山林保护、海岸监控、国土调查、设备安检、通信联网、摄影休闲和农用支援8个领域的应用,并决定在2018年前建立无人机专用机场。2016年,韩国政府还在首尔东部的南杨州市专门设立了无人机公园,供无人机爱好者使用。总体来说,韩国对于包括无人机的使用是相对开放的,而且前景看好。

俄罗斯:农业航空大国、农用无人机案例少

俄罗斯是农业航空大国,2014年数据显示,俄罗斯拥有农用飞机11000架,航空作业面积占总耕地面积的35%。但是具体到无人机上,除了军事,俄罗斯似乎发展的并不出彩。

俄罗斯是一个空中管制严格的国家,在民用无人机方面,据俄罗斯媒体报道,2016年实施的新条例要求,所有250克以上无人机注册,且注册无人机的用户在飞行前必须向地方有关部门提交飞行计划。飞行计划通过后,驾驶员必须严格按照计划飞行。但在俄罗斯,想获得官方批准并不容易。

在农用无人机方面,2016年8月,外媒报道称,俄联邦鞑靼斯坦共和国Aviaresheniya设计局设计的农用无人机FLYP (FLYing Platform)完成了初始风洞试验。该无人机载重量将可达到50-200千克,巡航速度为40到70公里/小时。

除此之外,国内外网站上,笔者均未搜索太多关于俄罗斯农用无人机的相关报道。

本文由黑桃棋牌发布于黑桃棋牌官网下载安装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尽管我国植保无人机发展迅速

相关阅读